“48问武汉市长,请出来走两步!”之作者,你代表不了武汉市民
    2020年01月25日  分类 杂谈   阅读   博主 70后

在武汉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肆虐全国特别是九省通衢的大武汉时,网民江南阿侠,如花评论发帖说自己代表武汉市民“48问武汉市长,请出来走两步!”

在下首先说,你说“你要代表武汉市民”,其实代表武汉市民的可以是武汉市政府,武汉市长,你代表不了武汉市民,正如我也代表不了武汉市民一样。

作为一个公民,你对武汉市长48问,我对这48问进行48答。

原创 江南阿侠  如花评论。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疫情引起举国关注,世界瞩目,武汉市长周先旺先生犹抱琵琶半遮面,终于站出来面对媒体和大众,但对大众关心的问题,周先旺先生却一直避而不谈,作为一名爱国的公民,笔者觉得有义务,有必要请你回答以下问题:

NO.1 武汉出现第一例冠状性肺炎病人时,是在2019年12月8日,为何过了22天,直到12月30日,武汉健卫委员会才发布《关于报送不明肺炎救治情况紧急通知》,中间22天,武汉市官方没有发布任何关于该肺炎的片言只语,请问原因是什么?

答:任何一个疫情的出现和发展都是一个由小到大,由小到强的过程。在单个人员的诊治中,没有任何人能断言会产生大规模的疫情。在没有足够的证据情况下,不发布也是稳定社会秩序的必要。

NO。2也许您会回答当时估计不足,并未料到事情的严重性。那么这中间的22天,应该是你们解决问题的22天,而这个解决问题的过程中,也没有看到武汉相关媒体就此事的任何报道,这又是为什么? 这段时间应该是控制疫情扩散的最佳时间,请问你的正府到底具体做了什么工作?您能详细介绍一下吗?

答:你怎知媒体没有报道就意味着武汉市政府无所作为?你怎知政府没有采取措施控制疫情?

NO。3作为一个普通公民,在这段时间里,我只知道关于肺炎,你们干成了一件大事,把8名通过民间渠道传播肺炎事件的人以“造谣,传谣”的罪名给处理了,并且是高调处理。请问您们处理时把事实调查清楚了吗?事实证明,这8个人很诚实,倒是你们在造谣,请问这个作何解释?

答:如果任何人在网络“自由”的发布信息,哪网络岂不是“法外之地”?对于如此重大的事情,当应有政府相关部门客观公正的予以发布说明。

诚实与发布无关,如果人人以个人的名义对重大公共事件予以发布,社会岂不是乱套?

NO.4现在真相已经大白,请问你们还这8位说真话的英雄清白了吗?有道歉和赔偿吗?相关人员应该涉及严重失职,滥用职权,这些乱用权杖的公务人员(我相信这事您不知道)给社会带来了如此巨大损失,你们打算怎么处置呢?什么时候高调公示呢?

答:当务之急是聚精会神,同仇敌忾,用全部的精力投入到战胜疫情的战斗中,而不是把精力用在这件事情上,当然,疫情完毕后,贵君可以向武汉市政府陈述此事的处理情况?如果不满意,还可以向纪检委陈述反映情况。让人民的公仆承担应有的责任。

NO.5武汉官方之前一直声称,新型冠状病毒不会人传人,完全可防可控,而且信誓旦旦没有发现医务人员被传染。钟南山院士到来后真相大白,他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证实这种新型肺炎肯定会人传人,而且武汉已经有15名医务人员被传染,证明你们是在胡说八道,请问这个算不算“造谣传谣”呢?你们报警了吗?相关负责人投案自首了吗?

答:任何事物都有一个认知的过程,任何事情都是发展变化的。在不了解和没有认识清楚之前,没有充足的发现人传人的时候,难道要妄下结论吗?这不是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

NO。6 如果钟院士不扯掉你们的遮羞布,你们还打算隐瞒多久?  你们为什么要隐瞒?你们到底是想救人还是害人?你们这样做到底有什么目的?

答:钟院士是专家组成员的高级专家,是科学院院士,是非典的权威专家。他当然比政府官员认识深刻,认识权威。要一个不懂医学的市长发布如此权威的结论,岂不是吹毛求疵,赶鸭子上架?

NO。7新型冠状病毒的发源地,是武汉华南海鲜市场,2019年12月8日确诊的第一起病例,及后来多起确诊都和该市场有关,请问你们为什么不对市场采取相应措拖?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如果之后《长江日报》不探访华南海鲜市场,市场是不是仍然不被关停?你们打算到什么时候才对该市场采取措施?

答:如果确诊一个未知病例就关闭偌大的市场,造成风声鹤唳全民皆兵的局面,这就是一个负责的做法吗?难道你是不是还要问一句“为啥发现第一个病例不封城呢?”

NO。8 传闻2020年1月14日,多家媒体记者前往武汉市金银潭传染病专科医院采访疫情时,被武汉警方粗暴干涉,警方不但要求记者删除新闻素材,而且将记者带走扣查,盘问多时。新闻自由媒体报道公众事件,是媒体的天职,请问你们是干了亏心事还是有难言之隐才做出如此非法之举?你们阻止媒体报道的法律依据是什么?是你给了武汉警方阻止媒体采访报道肺炎疫情的权力吗?如果是,请问你有这个权力吗?如果不是你,你能说说这事是谁干的吗?

答:对于这几问,我是强烈支持的,相信有许多的人会追问下去的。媒体有采访权,政府有公开回答的义务,民众有知情权。

政府的隐私和脓包需要正义的媒体和人民去拥破,去治疗,不断促进政府依法行政。

NO.9按《南方周末》说法,武汉市正府之所以长时间对疫情隐瞒不报,是因为当时武汉正忙着召开两个重要会议,不允许报道负面新闻,要营造和谐稳定气氛。请问这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请问是什么会议,比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更重要?你们口口声声说为人民服务,请问你们到底是为谁服务?中央曾说过,谁要是把政客的面子看得比人民利益还重要,谁就是党和人民的千古罪人,你觉得你是罪人吗?如果是,你打算怎么来承担罪责?或者说打算由谁来承担罪责。

答: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用实事求是的观点来分析,谁在真正为民,谁在假装为民,谁在搞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

NO.10 正当武汉因为冠状病毒肺炎问题焦头烂额之时,网爆武汉市公安局原副局长高菊生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请问这位副局长和武汉公安局滥用职权污陷8位说真话公民有关系吗?如果有,为什么不公开说明?如果不是,请问这个是障碍法吗,故意给民众一个你们对内也是“公平,绝不偏袒徇私”的感觉吗?

答:作为一个公民,你有质疑的权力。

NO。11 2020年1月23日凌里2点左右,武汉官方宣布封城,请问为什么在凌晨而不是大白天宣布,这里有什么深意吗?  封城后,官方通过媒体通告:恶意逃离武汉造成病毒传播的,最高可判别7年,请问,宪法规定的公民有人身自由还作不作数?据我所知,逃离一般是因为恐惧,没听说过“恶意逃离”你能解释一下吗? 因为害怕而逃离就要判七年,那么作为一市之长,之前你隐瞒虚报诬陷好人,惹出这么大的祸,你应该判几年呢?

答:深夜宣布,可见疫情的严重与刻不容缓,疫情就是战争,来不得一点的迟疑与延误。

以宪治国,依法行政。任何机关和各人都必须在宪法和法律的框架下行使权利。

NO.12封城后,武汉运输局称为保障就医患者和生活生产必须物资运输,连夜召开会议,出台了四项具体措施,但网传物价爆涨,比如口罩要120元一个,蕃茄15元一斤,大白菜10元一斤,蒜苗40元一斤,这是造谣吗?如果是真的,请问运输局在干什么呢?你们到底打算怎样来保障武汉人民的生活呢?

答:涨价是市场行为,只能谴责无良商人。但是维护物价稳定,则是政府的职责所在,尤其是在目前的状况下。

NO。13 据新浪新闻报道,2020年1月21日,在武汉冠状病毒肺炎传播形势严峻的前提下,湖北省春节团拜会文艺演出在洪山礼堂圆满举办,省委书记省长等许多领导观看了演出,据说“舞台恢弘大气、表演精彩纷呈,湖北省民族歌舞团40多名演职人员参与了多个节目的演出,营造出喜庆、欢快、奋进的良好节日氛围,演出得到省领导的充分肯定,也得到现场观众的广泛好评。”请问作为武汉市长,这次演出你观看了吗?对于“营造出喜庆,欢快,奋进的良好节日氛围”你怎么看?你是不是认为良好的氛围跟民生无关,只要一台晚会就够了?武汉都这样了,武汉人民处在危难之中,你们怎么还有心情观看演出?怎么还有空看演出?请问你的心到底是什么材料做的?

答:武汉固然处在疫情的重大危机中,武汉人民固然在疫情的保卫之中,但是绝不是草木皆兵。疫情要控制,但是生活还要继续。

NO:这48个问号请您务必要回答, 我代表武汉人民谢谢你!

答:对于一个公民的疑问要求市长和政府部门回答,你尽管行驶公民的权力,甚至运用法律赋予你的权力诉诸法院要求回答。

但是说实在话,你代表不了武汉市民。

 

许多年后,假如有人问我,当年你为社会做过的贡献是什么?我会说:我传播了很多充满人性、良知、散发着正义光芒的文字,我拒绝了与邪恶同污合流。

 

mmexport1555209792839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