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务之急,不是向日本学习优美汉语,而是学会说人话

因为疫情的原因,日本火了,日本“进口”来的汉语火了。因为日本捐赠给中国的救灾物资,都写了这样或者那样的优美汉语,充满了浓浓的传统文化味道。
 
最初是这样的: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后来是这样的: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再后来是这样的: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

 
前面都还是完整地引经据典,算是直接引用,接下来就是化用了,变成了这样的:辽河雪融,富山花开。同气连枝,共盼春来。
 

 
看,不但文字优美,而且能够到什么山唱什么歌,见什么人说什么话,用得恰到好处,动人之至。对于这些文字,如何解释,已经有各种媒体不断阐述了,我这里就不罗嗦了。
 
可是,网友们面对这些优美纯正的汉语,开始不淡定了,各种段子纷纷出炉:
 
最流行的一个段子是这样的。
 
日本捐武汉: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日本捐湖北:岂曰无衣,与子同裳。
日本富山捐辽宁:辽河雪融,富山花开;同气连枝,共盼春来。
日本舞鹤捐大连: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
再来看看我们~~~
“武汉加油”“武汉挺住”[加油][加油]

 
身为中国人,很多人忽然觉得特别惭愧,生在汉语的母国,我们反而不会说这样优美的汉语了。于是,纷纷表示,要从古典中挖掘一些有价值的文字,也能“投我以桃,报之以李”,要好好学习“诗词大会”,要不然就有一点儿太尴尬了。
 
或许,很多人的想法是回到古典,学习修辞,但我以为,这个想法错了,不但错了,而且大错特错。我以为,当务之急,不是向日本学习怎么说优美汉语,而是学会说人话。

 
何谓说人话?
 
我以为,说人话至少有以下三点原则要遵从。
  
一、说有人性的话,有温度的话,时时刻刻都把人放在第一位。
 
这看起来很容易,但并不是生而为人,就有人性。就会说有人性的话,会说有温度的话。
 
不妨举一个《论语》中的说人话的例子。
 
 厩焚。子退朝,曰:“伤人乎?”不问马。《论语·乡党第十》
 
当马棚着火了之后,孔子上朝后回家,听说这件事,第一句问的是“有没有人受伤”,而不是问有没有马受伤。
 
这就是说人话,这就是有温度的话,任何时候都要把人放在第一位。而不是在发生了灾难之后,先说领导如何第一时间到达现场,如何采取了雷厉风行的措施,最后才不忘加一句“××情绪稳定”。都这样了,能情绪稳定吗?能情绪稳定才怪。这样的话,就不是有人性的话,就不是有温度的话。 
 
二、说真诚的话,要我手写我口,我手写我心,而不是矫揉造作。
 
说真诚的话,看起来似乎也不难,不就是想什么就说什么吗?但“修辞立其诚”,这个还真的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
 
不妨再举一个《论语》中说真诚的话的例子。
 
子见南子,子路不说。夫子矢之曰:“予所否者,天厌之!天厌之!”《论语·雍也第六》
 
 
孔子见了不该见的人——南子,(南子是卫灵公的夫人,把持着当日的卫国政治,而且生活作风不好),他的弟子子路就不大高兴了,(大约是觉得老师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这时候,孔子的反应是,他要对天发誓,说,“如果我做了什么不对的事情,天打雷劈,天打雷劈!”
 
这就是真诚的话,愿意剖了自己的一颗心来,为自己的话背书。不像现在某些人的某些话,在被关进监狱之后,还要来个“深刻”的忏悔:“我对不起××,对不起××,辜负了××对我这么多年的培养,我希望××能给我一个机会,我要改过自新,重新做人。”
 
不管他如何痛哭流涕,很多人都觉得这是表演,甚至名之曰“影帝”,为啥?因为不能说“真诚的话”,而只是在说矫揉造作的话。
 
3. 说有逻辑的话,而不是各种只会喊口号,只会扣帽子。
 
说有逻辑的话,既容易,又不容易,有逻辑的话,首先要建立在事实的基础上,然后还有注意前后一致,不能前言不搭后语。想说有逻辑的话,就一定不能说谎,因为当用一个谎言掩盖另一个谎言时,必然逻辑断裂,必然漏洞百出。
 
还是举《论语》中一个有逻辑的话来说吧。
 
可能很多人会觉得前两个以《论语》为例不难,但这个以《论语》为例就太难了,因为大多数人会有一个先入为主的印象就是中国的文言是不讲逻辑的。
 
确实找个合适的例子不易,但也不是不能。事实上,《论语》中的很多话并不是单纯从理性上就可以判断的出来的“硬核”逻辑,而是心理上的软逻辑,这种心理上的软逻辑,非要仔细玩味而不能得。
 
因为篇幅原因,我不在这里为《论语》辩护,只举《论语》中能比较清晰表现“硬核”逻辑的一章为例吧。
 
康子馈药,拜而受之。曰:“丘未达,不敢尝。”《论语·乡党第十》
 
当孔子生病的时候,康子(季康子)带了一些药给孔子,孔子拜谢之后接受,说:“我对(您送的)这个药的药性不大了解,所以,不敢随便尝试。”
 
怎么样,“丘未达,不敢尝。”这是很硬核的逻辑吧?非常强烈的”因为……所以……”的逻辑链条,不明药性,就不要随便吃药。不像某些人,听说××药对××传染性疾病有效,于是就完全忘记了不要人群聚集,防止传染的警告,连连夜排队,非要把这“救命药”买到手不可。
 
当然,说有逻辑的话,并不像我举的这个例子这么容易,但是,只要时时多动脑筋,把谎言屏蔽在表达之外,慢慢自然逻辑上就理顺了。 
 
说人话是基础,然后才是在说人话的基础上,说优美的话,说动人的话。如果把说人话这个环节越过了,直接就要想说优美的话,说动人的话,那就过犹不及,只能是“美丽的谎言”。可是,一定要记住,谎言再美丽,终究也只能是谎言!
 
很遗憾,我们现在很多人最熟悉的中国古典的一句话是“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是不是真的有本领“虽远必诛”,还是只是喊喊口号,意淫一下,这个我不知道,我只是祈愿别在关键时刻“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不认一家人”。
 
总而言之,真的不要着急,不要着急向日本学说优美的汉语。中医有所谓“虚不受补”之说,我们已经“虚”了很久了,千万别猛“补”,要不然该“鼻口穿血”了,当务之急,是要学会说人话!
评:说人话的基础是先学会说真话!不说假话、空话、套话!
许多年后,假如有人问我,当年你为社会做过的贡献是什么?我会说:我传播了很多充满人性、良知、散发着正义光芒的文字,我拒绝了与邪恶同污合流。

谢谢各位的打赏,您小小的支持,让我们才能更坚定有力的走下去!感谢大家!

mmexport1555209792839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