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传统与名利乱舞

 

弘扬传统与名利乱舞

 

郭戍华

 

1

 

中国当代最杰出的相声艺人郭德纲和于谦,有段子形象地展示了中韩两国民众在民族主义思潮作祟下吹牛互鄙的可笑心态:

 

郭:很多东西都是韩国人发明的。

于:您说说。

郭:端午节是韩国人发明的,书法韩国人发明的,豆浆韩国人发明的,中医韩国人发明的。

于:噢,这都是韩国人发明的?那中国人发明了什么?

郭:中国人发明了韩国人!

 

其背后当然主要表现的还是中国人的猥琐心理,因为所谓很多东西都是韩国人发明的云云,大多原是中国网民的编造,所谓韩国教授声称“诗人李白是韩国人”、“孙中山是韩国人”、“孔子是韩国人”、“朝鲜族发明了汉字”等等,更是虚假报道,目的自是裁脏蕞尔小国无知草民的狂妄了。

 

但天朝大国某些知识精英的惊世发明,其无知狂妄程度,肯定超越上述种种了。

 

典型即如近日火遍网络的杜钢建教授,据说他经过深入研究后发现,中国湘黔蜀交界地区是全世界文明的发源地;无论古希腊还是古罗马文明,都是由从此地迁徒而出的上古华夏白人创造的。换言之,华夏族是西方白人种族的祖宗,中华文明是西方各国文明的源头!

他说,埃及佛教源于上古湘西文化;证据是考古发现寺庙遗址中有佛教的卍字符号。

他说,西欧白人源自中国;比如德意志人就是中国上古的白狄国人,证据是德意志(Deusch)的德语发音是汉语古音狄氏的转音。

他说,英国人源于中国,证据是中囯古籍记载,大禹曾把皋陶的子孙封在英山为诸侯国,因此叫英国。其后代迁徒到西欧建立了今天的英国,还顺便把华夏湖湘地区当时盛行的母系制度带到大不列颠岛,形成了英吉利的女王政治……

 

除此外,杜教授还宣称,古罗马人也来自中国,日耳曼人也来自中国,法国高卢人也来自中国,当然,朝鲜人日本人以及东南亚各国人,更是来自中国!

证据呢?抛开杜教授漫无目的大段吊古书外,其实只有一个或一类:他们的名称或与中国古代某氏族名发音相近,或与中国古代某地名发音相近。

 

杜教授这些惊世发明,当然立即受到广大坚持天朝中心论网友喜大普奔的支持。不过也有一些尚存逻辑头脑的网友提出质疑,照此论证,因为名字中有川字之音,是否也可证明现仼美国总统川普是中国四川人呢?

毕竟,由于人类发音器官构造的大同小异,全世界所有语言的音素加在一起也就一百多个,因此各语种间词汇虽然意义悬殊,但发音相近的现像却大量存在。比如中文之英字与英吉利中的英字虽发音相近,意义却毫不相干。若以为发音相同戓相近就有亲戚关系,只怕全世界所有民族名称都能在中国典籍或地名中找到近似音,也就均可论证为中国后裔了。

 

我对杜教授是早闻大名,因为他早年撰写过一些介绍现代宪政和人权思想的作品。本世纪初,我任《中国改革》杂志社副总编时,还编发过他关于行政改革问题的稿件,当时他是国家行政学院的教授。后来发现杜教授有点跑偏,企图从中国古代政治中发掘宪政思想,也就不再关注他了。没想到他会偏出自己的法学领域,去用古籍文字资料外加幼稚的谐音法证明华夏文明源头论,而完全不顾历史的定论:这些古籍大多是后人根据传说而记载,甚至多有为政治需要而编造篡改,如何能做史论依据?至于后来杜教授更进一步,把史藉中这些至多反映万年以內华夏部族社会时期的文化传说,与至少五到十万年以前之事的原始人类演变迁徒史搅成一锅粥,就更是狂妄可笑了!

据说杜教授的全部惊世发现都写入了他的新作《文明源头与大同世界》。该书标明2018年由光明出版社出版。开始我很惊讶大陆出版社的宽松,编辑竟对论证如此可笑的东西放行?可细究之下才知道,此光明出版社并非大陆《光明日报》系,而是香港一家给钱就成的商行。

网上有推测说杜教授是在体制內不得志,方才出此编造华夏文明源头论之下策以搏名利更上层楼,我们也姑妄听之吧。

 

 

2

 

但若以为华夏文明源头论仅有杜先生的文字谐音游戏,那可小看了中国人的力量。

此次为杜教授呐喊站台的,除了一批主张湖湘文明是中华文明起源的湖南人文学者外,还杀入了一位自然科学家,即中南大学遗传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的黄石教授。据说他坚决反对目前在现代人起源研究中占主流地位的“非洲起源说”,首创了“现代人出东亚说”。虽然“东亚”并非专指湖湘地区,而且人种的源起迁徒进化应以十数万年为时间段,与新石器时代青铜时代不过万年左右的文明历史不可混为一谈,但杜教授和所有湖南文化中心论者,似乎都从中获得了科学的底气。

谁会想到,人类起源本是科学研究,也被笃信中华至上和斗争哲学的中国人弄成了意识形态较量。

 

已有证据表明,约6500万年前,一个直径大于16公里的陨石,在今天的墨西哥地区撞击地球,灾难导致包括恐龙在内的绝大多数爬行类动物灭绝,哺乳动物才成为地球主宰。又经过1000多万年,灵长类出现,从低等的原猴经过几千万年演化出高等灵长类的猿。这些低等或高等灵长类猴与猿的化石,世界各地均有发现,但它们都没有进化成类人猿。只有在非洲,约1200万年前,强烈的地壳运动形成了非洲大裂谷,导致裂谷东边草原代替森林,大部分依靠森林生存的猿类灭绝。一少部分被迫下到地面生存的猿类在500万年前发展成了南方古猿。人类就是在300多万年前由这些非洲的南方古猿进化而来。

 

1973年,科学家在非洲埃塞俄比亚发现了一只距今300万年的雌性古猿化石,其膝关节结构证明她是直立行走的。科学家们将她命名为Luck,视其为所有人属动物的祖奶奶。

 

后来在200多万年里,这些不断从古猿向人进化的祖先处于不同阶段不同形态。科学家将其划分为早期猿人即能人——能制造工具的猿人;晚期猿人或直立人,包括印尼瓜洼人、欧洲海德堡人、中国元谋人和北京人等等;早期智人,包括中国丁村人、许家窑人、欧洲尼安徳特人等;晩期智人,比如中国山顶洞人、河套人、柳江人,以及欧洲克罗马农人等等。

由于早期猿人的化石只存在于非洲,所以人类起源于非洲成为科学家们的基本共识。尚没有人,包括反对现代人出非洲说的黄石教授等所谓现代人多起源论者,也不会,至少没有可信的理由怀疑人类是由非洲古猿演化而来。

 

但问题的复杂性在于,在这200多万年内,不同发展阶段的不同形态人种,在不同时间——可能间隔几十乃至上百万年,曾多次走出非洲扩散至世界各地,并在各地因不同自然条件而发生演化。于是我们自然要问:今天的我们现代人,是由这些不同时期来自非洲的原始人类在世界各地分别演化而成,即所谓现代人起源多中心论,还是只由众多走出非洲中的某一种原始人直接演化而来,即所谓出非洲说。前者意味着,所有走出非洲的原始人类都是我们的祖先。由他们进化成今天的我们,是一个连续性的且具有地域特色的漫长过程;换言之,今天我们不同的人种民族之演化形成,更多是由不同的原始人类在世界不同地区进化而来。后者则可能意味着,绝大多数走出非洲的古人类都灭绝了,只有其中一个种类遍布世界各地,取代了各地原有的原始人类,发展成今天全世界的现代人。也就是说,虽然今天全世界几个人种肤色不同,体态各异,但祖先却只有一个。

 

早前,人们更多倾向于多中心连续演化论。比如我们中国人就认为,1929年在北京周口店发现的大约生活在70万年至20万年前的北京猿人——后被命名为北京直立人,和1930年发现生活在同一地方大约距今10万年左右的新洞人,以及距今3万年左右的山顶洞人(属旧石器晚期智人),都是我们的祖先。今天的我们,是由他们连续进化而成的。包括后来发现的云南元谋人(距今约170万年,一说70万年),陕西蓝田人(距今约100万至50万年),安徽和县人(距今约30万年),辽宁金牛山人(距今约30万年),广东马坝人(距今约10万年),以及均距今4至6万年的山西许家窑人、丁村人、内蒙古河套人等众多生活在中国范围内的古人类,也都被视为中华民族的祖先。

 

从感情上说,这种“认祖归宗”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数千年的宗法社会形成了强烈的血缘归属观念和华夷分明的心理。从浅表逻辑上看,如此众多且在时间上似乎呈连续性的古人类遗存,认定我们今天的中华各民族,是由他们全部或其中一部分繁衍而来,应该也是大概率的事实。但无奈的是,尚无仼何确凿的出土化石支持这些古人类之间具有相互连续过渡性演化的假设。

 

 

3

 

 

而真正颠覆了现代人多中心起源论的,还是上世纪90年代以后基因科学的飞速发展。

一方面,对古人类化石提取DNA检测技术的突破,能让科学家通过基因复原和比对,更准确地判断这些远古化石在人类进化中的位置,及与其它人类化石的亲缘关系。

另一方面,对现代现有人种遗传基因测序并建立数据库,可以根据其突变等特征及出现时间顺序,倒推出人类演化迁徒的脉胳。

所有这些其实都建立在科学家对遗传与变异规律的掌握。比如,细胞遗传物质的突变有以万年为级别的时间规律,因此可以根据这些突变标志判断物种的产生进化年代;而比较同种内族群突变标志的异同,可以推断它们分化与迁徒分布的情况。

 

就已有的人类遗传DNA研究结论看,可以初步得出以下推断:

首先,我们今日生活在地球上的现代人,不论黑红黄白种人,女性的线粒体DNA完全相同。因为女性线粒体只能由母亲传给女儿,所以,全世界女性线粒体相同,就证明了现代人类来自一个共同的智人母性祖先。根据考古分子生物学推算确定,这是距今14万年前生活在非洲的一个女性,她被科学家称为线粒体夏娃,即我们今日全体现代人共同的母性祖先。

笫二,根据男性Y染色体基因DNA研究综合推算,我们人类共同的智人祖先出现并走出非洲的比较科学可信的年代大约在8到10万年前。其后代繁衍迁徙的路径是:非洲--->亚洲--->欧洲-->美洲。

笫三,在世界各地考古发现的几十万年至几百万年前的古人类化石,包括中国境内的元谋人、北京人、山顶洞人等等,他们虽然和我们一样是从非洲古猿演化而成,并在几百万年中陆续走出非洲,分散到世界各地,但只能算远亲,并不是我们的直接祖先。其中除欧洲尼安德特人曾因和我们智人祖先发生杂交,而在我们的基因中留下了百分之几的痕迹外,絶大多数古人种都灭绝了,或者是因环境的灾难,或者是因基因缺陷和疫病,当然也不排除被其他更晚演化出的更聪明的人种——比如我们智人祖先——杀光吃了!

 

别不信,有大量证据证明古人类是食人一族。比如:

1899年在克罗地亚的克拉皮纳山洞,发现了13万年前的尼安德特人的头骨和四肢骨骼,都异常破碎,足足有650块,而且上面还布满了击打过和烧过的痕迹。

1909年在法国费拉西山洞发掘出的一颗尼安德特人头骨,破裂的也很严重,以至于有人猜测是被人砸破头吃了脑浆。

1924年在南非还发现了距今数百万年的南方古猿化石,可是对于他们头上圆形尖状物打击的痕迹,发现者之一雷蒙·达特博士肯定地说:显然,他们的脑袋都被同类打破过。

克罗地亚、美国、法国、西班牙……考古学家在多个遗址发现了被砸碎的、被烤过的、带有刀痕的人类骨骼和颅骨,这些伤痕累累的骨骸说明,食人行为曾是人类历史的一个篇章。

 

尔后,随着分子生物技术的进展,科学家们在多个古人类遗址出土的陶器里发现了人类的肌红蛋白(一种分布于心肌和骨骼肌组织中的蛋白)残留物,这表明曾经有人用它们煮过人肉。他们还在一处废弃住所的火炉里,发现了一块未燃尽的粪化石,或者说是古人类的排泄物,其中也含有人类肌红蛋白。这无疑坐实了远古人类曾存在同类相食的可怖现象。

 

被许多人中国人引以为豪的祖先——北京猿人又如何呢?事实上,北京猿人从被发现开始,两个奇怪现象就引起了专家的疑惑,一是出土的头骨数量与肢骨不成比例,头骨多于肢骨,让人怀疑并非正常死亡后完整埋葬,而是肢解后的结果;二是头骨都有明显的外伤痕迹,而肢骨上留有与曽骨上同样的石器刮削痕迹,不能不让人联想到,这些猿人或者是被杀死,或者是因其它原因死亡后,遗体被同类敲骨吸髄,刮肉而食!

现在,你还愿意认这些食人族为祖先吗?

 

幸好,按照现代人非洲起源说,北京猿人并非我们的祖先。虽然北京猿人的化石因丟失未能提取DNA以证明它和我们的关系,但在距离周口店北京猿人遗址仅6公里的田园林场一个山洞里,2003年又发现了包括下颌骨和部分肢骨在内的古人类化石,以及丰富的哺乳动物骨骼,被命名为田园洞人。2007年在对田园洞人骨骼化石进行放射性碳定年法分析后表明,田园洞人的生存年代距今约4。2万年至3。85万年,比发现地点相近的山顶洞人早1万多年,是至今为止欧亚大陆东部最早的现代人类遗骸。

尽管坚持现代人多地起源说的中科院院士、著名古人类学家吴新智认为,田园洞人在解剖学结构和形态学结构上,已经跟现代人基本一样了,而我们中国从2万年前一直到现在,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人类有很大的迁徙活动。所以应该说,田园洞人就是我们的祖先。

 

但让人震惊的是,一位叫付巧妹的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女研究员,与德国马普进化人类研究所等团队合作,利用她发明的可从化石中“钓取”古人类基因组的技术方法,第一次成功获取了田园洞人的DNA。将其与世界上公共数据库中包含各个地区高质量的现代人基因组数据(世界100多个群体,包括中国各族群)进行了比对,还包括与其他国家的古人类基因组数据进行比对,得出结论是,虽然田园洞人是古东亚人,但他并不是现代东亚人的直接祖先,暗示了四万年前亚洲人群的多样性。

至少我们可以缓囗气了,曾在中华大地上存在的那些食人族,很可能与今天的你我并无直系血缘关系。

 

最新生物分子学用DNA检测技术为我们勾画了人类演化的脉络:

我们人类,在生物分类学中属于动物界-脊索动物亚门-哺乳纲-真兽亚纲-灵长目-类人猿亚目-人科-人属中的智人人种。但却不是唯一的人种。

请注意,这里说的人种,不同于我们俗称的黄色人种、白色人种、黑色人种。现代以肤色划分的所谓人种,其实是一个人种——智人。在生物科学分类中,只有存在生殖隔离的生物才被视为不同物种。比如马和驴,虽然它们可能从一个共同的远祖进化而来,但因自然选择和基因突变,发生了生殖隔离,即使交配产子,也没有繁衍后代的能力,因此被视为两个不同物种。今天所谓的黄色、白色、黑色人种之间,并不存在生殖隔离,因此是一个人种。

 

但在300多万年的进化过程中,人属中却曾经存在过多个人种。科学家根据其化石遗存的不同形态或发现地点,将其命名为能人、匠人、直立人、海德堡人、佛洛理斯人、尼安德特人、爪洼猿人等等。他们的祖先可能是不同时期不同族群的非洲古猿,其中能人、匠人都生活在非洲。能人很可能是直立人的祖先,而匠人则灭绝了。

由于地球的气候巨变,从直立人开始,古人类除了继续在非洲进化外,其中一些也多次走出非洲向世界各地扩散。比如我们中国云南发现的距今170万年前的元谋人,就属于走出非洲的早期直立人;而距今几十万年的北京人、蓝田人,则属于晚期直立人。他们是由同一批走出非洲的直立人繁衍而成,还是由不同时期不同种群的非洲直立人分别演化而来,因为缺少DNA证据尚无定论。发现于徳国的海徳堡人和印尼的爪洼人也属于直立人。同样生活在印尼的佛洛理斯人,则是体型只有一米的另一人种。可惜这些人种后来都灭绝了,只剩下了智人——就是今天的我们这样一个人种了。

 

只有曾在20万年到3万年前广泛生活在欧洲、亚洲西部和非洲北部的尼安徳特人,才和我们血缘最近,都属于在不同时期走出非洲的智人人种。而且,科学家通过DNA分析发现,今天除非洲人之外的欧亚大陆的现代人的基因中,均有1%—4%的尼安徳特人基因贡献。说明在尼安德特人灭绝前戓灭绝过程中,我们的祖先曾与他们或她们发生性关系并成功繁衍了我们这些后代。甚至我们基因中与二型糖尿病、抑郁症、烟瘾等疾病有关的DNA,都是来自尼安德特人。

 

而今天的我们,作为智人的一个人种,按基因突变的生物钟估算,应该是非洲较晚演化出的,因而大脑更发达,有较强的语言表达能力,所以拥有更强大的组织协调、分工合作能力,这让我们走出非洲以后,不仅能适应各种环境,而且在残酷的生存竞争中,迅速战胜了早先走出非洲已在世界各地演化了几十上百万年的其他古人类。

 

有网友说,你若想知道我们的智人祖先有多恐怖,看看以下战绩就清楚了:

当他们到达澳洲的时候,澳洲24种体重超过50公斤的大型动物被灭绝了23种,剩了一种,就是袋鼠。当他们到达美洲,北美动物47个属里灭绝了34个属,南美60个属里灭绝了50个属。仅仅两千年的时间就从北美最北端的阿拉斯加,一路疯狂地血洗到了南美最南端的阿根廷火地岛。那些我们都没见过的奇怪生物,像什么猛犸象、乳齿象、大地懒、巨型骆驼、拟狮,这些猛兽的尖牙利爪在我们智人祖先面前没有任何意义!

 

当然,科学家们也有充分理由怀疑,我们的智人祖先,除了吃动物外,也吃同类。因此,同属人类的其他人种的灭绝,不仅有冰期等气候巨变的自然原因,恐怕也有我们祖先的罪行。证据还是基因。

科学家发现,以食人而闻名的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弗雷(Fore)部落的族人中,流行一种被当地人叫做库鲁(kuru,原意就是颤抖)的疾病,患者会出现身体颤抖的症状,最终死亡。而导致此病的朊病毒,严格来说并不是病毒,而是一类能损坏哺乳动物和人类中枢神经系统的传染性病变蛋白质,它能将机体内的正常蛋白质,也改造成朊病毒,使神经系统呈海绵样退化。这是一种类似于疯牛病的脑部疾病,其传播途径就是吃人习俗。

但奇怪的是,在这个种族里,却不是所有人都会被感染朊病毒,因为在人吃人的万年岁月里,部分弗雷人已经出现了基因突变,自然演化使这部分人即便吃了病变的人肉,也不会染上库鲁病。

 

后来,2003年的一项研究发现,我们现代人的基因中就普遍存在着一个与“吃人”有关的基因标记。几乎所有现代人的第20号染色体上,都有一个与朊病毒(prion)高度相关的PRNP基因。这个基因,能抵抗朊病毒的侵袭。对此恐怕只能做如下解释,我们的祖先曾有过长期的吃人历史!

 

既使进入文明社会之后,吃人之事也未绝迹。国外不说,咱厉害国60年前“大跃进”导致三年大饥荒中,就发生多起人相食事件。抱歉扯远了,有疑议者请自行百度。

 

 

4

 

总体上看,无论是现代人出非洲说,还是多中心连续演化说,都是正常的科学探索,都还属假说,现在还很难判定对错。就我个人来说,比较倾向于立足在基因分析之上的出非洲说,因为遗传基因的庞大数据所展现的演化规律,总比靠运气发现的少得可怜——与人类几百万年历史比——的、极不完整的、残缺的古人类化石,更让人信服。

 

当然,这两种假说可能会互补。比如最初的出非洲说认为,现代人与先前走出非洲的更古老人类没有关系,但后来发现尼安德特人的基因对现代人基因有1%到4%的贡献,因而完善了假说,提出我们的祖先曾和尼人共处了几万年,其间既有血腥的争斗杀戮,也有一定的性交流,才在我们的基因中留下了他们的痕迹。

 

但无论如何,将现代人起源的科学问题与民族自尊、文化信心,乃至国家荣耀挂钩,都是狭隘可笑的。我们知道,人种的进化演变是一个几百万年的久远历程,就是我们智人的形成也是十数万年的历史,这漫长的物种演化史与民族文化国家等文明范畴毫无关系,因为这些文明仅仅只有几千年至多一两万年的历史。至于现代意义上的民族国家,更是近一二百年的事情。

 

下面我们就说说人类进入文明阶段之后的问题。

人类经过几百万年,从猿进化成人,这首先是一个漫长的自然生物演化过程。进化成人之后,其中一个出现较晚的亚种——智人中的一支:现代智人即我们,又用了十万年左右的时间,占领了整个地球,在不同的环境下生存——适应——交流——竞争,最终在距今一到二万年前后,以尼罗河、底格里斯和幼发拉底河、黄河长江、恒河等流域为重心,发展出了新石器文化,其共同特点是广泛使用经磨制加工的石器,能制陶和纺织,氏族或部落定居,种植技术成熟引起了人类笫一次产业分工:农业与畜牧业分离,市场交易日益频繁,语言系统开始分化形成,记事表意符号及原始文字开始产生,自然崇拜与原始信仰等高级意识形态开始成为维系部族的精神纽带,私有财产增多,部族战争带来奴隶和等级分化,父系社会最终取代母系社会。

 

根据早先的考古发现,世界主流观点是,西亚、北非和欧洲的新石器时代发展较早。大约在公元前9000至前8000年,西亚各地先后进入有陶新石器或发达的新石器时期。西亚的新石器文化在发展中对周围地区产生过明显的影响,一是向北非尼罗河流域传播,一是向欧洲东南部扩展。

 

中国所处的东北亚地区,也发现了丰富的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址,如江西距今9000年以上的仙人洞文化,广西距今8000年左右的甑皮岩文化,长江中游地区距今8000年的彭山头文化,嫩江流域的昂昂溪文化,中原地区的裴李岗文化、仰韵文化、半坡文化,大纹口文化,太湖地区的良渚文化等等。

这些新石器文化显示出人类正由原始社会向文明社会演进。

 

全世界公认,人类脱离原始阶段进入文明社会有三个标志:城市,文字,青铜器。这三个标志的出现,从现有考古学证据看,距今应该不会超过一万年。

 

将城市作为文明的重要标志,来源于人类学家摩尔根。他在《古代社会》中提出,所谓城市,不同于原始社会氏族部落的血缘人群聚居,而是逐渐形成的多部族政治生活的载体和表征。他说:“氏族的消亡与有组织的乡区的兴起,大体上可以作为野蛮世界与文明世界的分界线。”

城市的产生标志着社会政治结构代替了过去的氏族组织,为形成最初的国家奠定了基础。可见所谓城市,除了要有城——利干聚居和防御,要有市——利于交易等生存生活功能外,还必须具有区别于原始部落聚居点的重要标志——为政治生活象征的建筑,祭坛、神庙、宫殿、集会广场等等。

考古发掘证明,世界上最早的城市产生于两河流域的苏美尔人创造的美索不达米亚文明,距今大约6000年。到公元前3000年时,苏美尔人已建立了众多城邦。比较大的城市有埃利都、基什、乌尔等,城邦之间形成诸国争霸的局面。

尼罗河流域和印度河流域也较早出现了城市。如5200年前古埃及笫一王朝建立的首都孟菲斯,因其士坯城墙涂为白色而得名白城。印度河流域有距今4500多年的古城哈拉帕和摩享佐达罗。

 

东亚地区黄河与长江流域,我们华夏先祖也创造了灿烂的城市文明。现有考古发现,最早具有城市牲质的,是1959年开始发掘的距今3800年左在的河南偃师二里头夏代晚期都城遗址。其城中已有宫殿、居民区、制陶作坊、铸铜作坊、窖穴、墓葬等功能区。

当然,后来又发现了一些更早期的遗址,比如距今超过5000年的陕西杨官寨遗址,距今4000年以上的良渚文化遗址等,也因存在类似城垣的遗跡,被宣传为最早的城市,认为将中国的城市史推前了一千年,但并未获得学界普遍认可。尤其是,与城市伴生的另外两个文明标志——青铜器和文字,在这些更早期遗址內并未出现。良渚陶器上出现了一些划痕,有些专家认为是早期文字。

 

青铜器的产生和使用,是人类脱离石器时代进入文明时代的生产力性质的标志。铜是地球上最丰富的金属,而且广泛存在天然单质体,即不用治炼可直接使用。铜的溶点较低,容易冶炼。但纯铜质地柔软,虽易加工却不适合做工具和武器。后来古人发现,纯铜在冶炼时添加铅锡等金属后成为青铜,质地变得坚硬,于是开始大量铸造青铜器,代替用了几百万年的石噐,因之进入青铜时代,标志着文明的开始。但铜铅锡矿的开釆和冶炼,是需要大量人力和组织分工的生产活动,没有以城市聚居为标志的社会规模扩大及分工,是不可能的。

 

目前考古发现的最早青铜器,出现在6000多年前的古巴比伦两河流域,以苏美尔文明时期雕有狮子形象的大型铜刀为早期青铜器代表。

中国地域出土的最早青铜器,是1975年甘肃东乡林家马家窑文化遗址发现的约元前3000年的青铜刀(距今5000年)。

华夏先民的冶铜技术是自己发明的,还是由西亚等地传入的,学界一直存在争论。因为中国没有发现早期过渡性的冶铜遗迹,青铜器的暴发性出现是在距今3000年前的商代,且一出现就呈成熟状态,所以许多人怀疑,青铜冶炼技术是由西亚传入中原地区的。但其中的泥范技术确是华夏先人因地制宜的创造发明,因为西亚等地区铸铜主要使用的是脱蜡法。

 

文字是人类进入文明时代的另一重要标志。人类早期有四大古文字:

一是距今6000多年前两河流域苏美尔人创造的楔形文字。最初源于象形图画,后来经过巴比伦人、亚述人、阿拉米人的使用和改造,成为一种半音节文字。公元前1500年左右,楔形文字已成为当时国家交往通用的文字体系,连埃及和两河流域各国外交往来的书信或订立条约时也都使用楔形文字。后来,伊朗高原的波斯人由于商业的发展,对美索不达米亚的楔形文字进行了改进,把它逐渐变成了先进的字母文字。

二是距今5000多年前的古埃及人创造的象形文字。最初是刻在神碑上的圣书体,后来简化为僧侣体和世俗体体,适合书写在后来发明的纸草上,因此又称纸草文字。

三是距今5000年前印度河下游哈拉巴地区的印章文字。但公元前1700多年,随着哈拉巴文化突然灭绝而失传,考古发现的四百多个字符至今也未破译。

最后,也是唯一流传沿用至今的象形文字,就是在中国河南殷墟遗址发现的我们华夏先人距今3500多年前后(殷商后期)使用的甲骨文。这些文字因刻在龟甲或兽骨上而得名,主要内容是商朝统治者记录占卜之事,至今共发现15万多片,包含4500多个单字,已识别出2500多个。甲骨文虽然在形体上与今日汉字差别很大,但在构字方法上已包含了象形、指事、会意、形声、假借、转注的造字方法,其中形声字将近30%,被认为是较成熟的文字。后来,这些文字经历金文(周代铸在青铜钟鼎上的文字,也叫钟鼎文),春秋战国时代的篆书,秦汉的隶书,最终演变为我们今天使用的汉字。

 

由上述极简的人类文化与文明诞生的历史看,与地域及其晚近形成的民族囯家等文化观念相比,早期人类演化史,实在与民族自豪感无关。把人类起源及迁徒等科学问题和什么西方中心论戓东方中心论挂钓,纯粹是无知者或心理狭隘的人,在民族主义和政治排外需要洗脑后的扯淡而已!

 

 

5

 

中国几千年帝制文化,向有天朝独尊、睥眤四夷的强烈心理。虽然近代以来被西方大炮打得不得不睁开眼睛看世界,意识到了自己的落后,但许多人心底仍如阿Q一般,存着深深的“我们先前——”之不忿。尤其近四十年来告别内斗后,靠内外盘剥和透支子孙,当家的钱多底气足,开始高调民族复兴,于是中华文明独特论、中国制度优越论、儒家思想先进论、道家哲学深刻论,总之,种种复兴所谓传统文化及其代表国学的鼓噪甚嚣尘上。

 

可惜早前──一次是清末民初,一次是“文化大革命”,中国传统文化的底裤早已被中国人自己撕破,再怎么缝补贴金,也搞不出新花样了,这才有了向前后两端的发掘。后端就是今天“厉害了我的国”;前端则是比原始:先有何新何大仙的“希腊罗马伪史论”——即西方古代文明历史全是伪造的,以此证明只有中华文明最悠久;后就有了“人类文明源自中国”,甚至“华夏人种是欧美白种人祖先”的奇谈怪论。

 

中国文明起源作为考古与历史问题争论已久。早在1885年,英国学者拉古别里最先提出中华民族始祖黄帝是从巴比伦迁徒而来(见张光直《论“中国文明的起源”》)。后来的一些外国学者根据中国出土陶器与西亚古陶的近似,大多也主张东亚文明西来说。或者根据中国近百年考古新发现做出修正,认为本土发生与外来影响共存。1950年代至上世末,由于全国考古发掘全面开花,考古成果大量涌现,加之碳14年代测定新技术的应用,中国文明本土发生说渐成主流。但在承认本土说内,仍然存在本土內各区系关系的争论,比如以中原文化为基础向四方发展的“中原中心论”,比如各地自生的“满天星斗论”,以及“相互作用圈说”、“长江流域发源说”等等。

 

客观说,包括拉古别里在內的外国学者早前的东亚文明外来说,只是一种立足于贫乏的考古资料上的假说,并无什么帝国主义霸权的文化贬抑內容。其与中国文明本土说内部的不同观点一样,仍属于纯学术讨论的范围。

但近年来随着民族主义的滥觞,不少人把科学问题与政治意识形态相混,出于屈辱心理将东亚文明外来说归于“西方中心论”的帝国主义霸权思想,为打破这种所谓霸权而力证中国文化源头论。甚至认为,关于人类文明起源于长江流域的研究课题,契合了党中央关于“文化自信”和“文化软实力”的科学论断,顺应了国家领导人关于“建设长江经济带”、“推进一带一路”的战略部署,正逢其时,意义重大。

说穿了,就是要用“中国中心论”对抗所谓“西方中心论”。正如湖南大同思想网总编枕戈,在推介杜钢建教授和黄石教授等人鼓吹大湖湘地区文明源头甚至是人种源头的学者时所说:

“中国要崛起,国人要自强,必须推倒西方中心论、非洲起源论”、“湖南中心论是中国中心论的缩小版”、“杜钢建教授和黄石教授的研究,重建了历史文明发展的中华大一统乃至全球大一统”、“志在中华崛起,天下一家,世界大同。”

雄心何其之大!确实也附庸了如今要站在世界中心,为人类指明前进道路的梦幻伟略。此与百年前相比,除了家姓换了共姓外,仍是要用所有手段证明天朝的中心地位。

这无疑落入了学术为政治服务,或依托权力玩学术的文革旧路中!就是尚清醒的儒学论者,都对这种为政治服务的学术表示怀疑。比如参加湖南大同思想网座谈会的青年儒者黄守愚就认为,“杜钢建的学术开展,是一种典型的春秋公羊学的路数。”

 

何为公羊学?即以后人的需要解释前人学说或历史事实。

由于秦始皇焚书坑儒,以至到汉代竟找不到先秦儒家古文典籍,武帝时为建立礼制维护大一统中央集权的政治需要,即由董仲舒一帮马屁文人根据传说为战国齐人公羊高所作,并由其家族口耳相传,不以史实为主,专以解释孔子的所谓微言大义为己任的《春秋》版本,加上算命占卜吉凶天兆等,编定成了所谓儒家经典《春秋公羊传》。因为是用当时的隶书所写,所以被称为今文经学。成为皇家指定的官学。

这种“学问”当然基本属于按照政治需要曲解古人或史实。后来,随着藏在民间的先秦典籍真本逐渐被发现,人们才知道了马屁文人篡改历史的真相。因为这些真本典籍都是用先秦古文字字体写的,所以研究和传承这些真本典籍的被称为古文经学。

后来,为政治需要而产生的今文经学便日益衰亡了。直到清末,面对西方冲击和传统文化日益腐朽顽固,龚自珍、魏源等知识分子才又扬起今文经学的旗帜,试图从传统中寻找改良的依据,到康有为时,更发展成假托孔子改制,以图为维新正名。这种为达目地不择手段的学问,结局当然只能是破产。

 

由此可见,今日为力证所谓中国中心论的政治服务的人类进化或传统文化研究,不过仍是没跳出公羊之学的闹剧。

于是我们看到,凡是依托权力搞的所谓“弘扬传统”,总是吸引来大批追名逐利之徒大发骇人听闻的奇论和谎言,结果流于名利乱舞。

 

 

2019年6月5日

 

附记:写这篇小文也是一个学习过程。为此参考了《我们人类的进化一一从走出非洲到主宰地球》(亚历山大·哈考特著,李虎、谢庶洁译,中信出版社)、《人类简史一一从动物到上帝》(尤瓦尔·赫拉利著,林俊宏译,中信出版社出版)、《从神话到历史:神话时代--夏王朝 》(宫本一夫著,吴菲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新史学第十四辑:城市史与城市文化》(大象出版社)等书籍。也从网上获得许多资料。特此说明并致谢。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ring060,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mmexport1555209792839

弘扬传统与名利乱舞

  1. 谢文斗 谢文斗

    睥眤应为睥睨

  2. 谢文斗 谢文斗

    近年来睥睨这个世界的野心家令人讨厌。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